《复杂》,一些21世纪的生存策略(三)

微信图片_20171109164821

复杂系统的一个共性是不存在中央控制,也就是说没有一个领导者说这个这样做,那个那样做,这和我们通常的认识相反。生活中,我们的直觉是对一个系统进行分解,去理解每一个组分,以及组分间结合的机制,我们构造一个系统时会采用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事实上,若我们回到原点,会发现这些方法源自一个潜在的认识,即“整体等于部分之和”,这是如此的显而易见,一个圆切成两半是两个半圆,两个半圆组合后是一个圆。

然而,“整体等于部分之和”在复杂系统中并不成立,在复杂系统里,一个更明显的现象是“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在这里,“涌现”是个生动的词,起初是没有的,或者说少量的简单个体并没有这种行为,当大量个体在一起时,就出现了非同一般的现象。实上,顶层设计的系统看上去完美牢固,可能非常脆弱,大量简单个体自组织起来的复杂系统反而有更强的适应性。

我们举一个免疫系统的例子。

身体之外有不计其数的病毒和细菌,免疫系统无法也不可能对每一种病原体预先准备一种应对措施。它是这样做的:骨髓每天产生数千万的淋巴细胞,细胞复制时DNA 会随机重组,这样产生的每个淋巴细胞是不同的。这些细胞在身体里循环,一旦遇到病原体,某个淋巴细胞便会与其结合(它们表面的分子形状相匹配)。当然,病原体也会进行复制,这样与病原体结合的淋巴细胞会越来越多,等到了某个阈值,免疫系统开始对病原体发起攻击,这种类型的淋巴细胞被送到淋巴结那里迅速分裂,产生大量后代,对病原体进行标记,同时在体内四处游荡的巨噬细胞将标记过的病原体进行清理,这个过程会持续数周,直到将目标病原体彻底清除干净。

微信图片_20171109164828

从免疫系统作用的过程可以看出,复杂系统一开始是随机和盲目的,因为无法预测会遇到什么,它会根据遇到的情况进行随机应变,一旦确定目标,便会集中力量。听上去好像有什么在指挥着似的,其实没有,因为每个个体都根据周围的个体采取行动,没有中心设计,一切处在动态之中。由此我们联想到亚当·斯密所说在经济系统中那只“看不见的手”,或许这只手并不存在。

这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启示,即一个拥有超强适应性的复杂系统到底是怎样的,能不能“手动”去组建它?

同时,我们也会找到由无数主机和路由器连结而成的互联网具有生命力的原因,也会明白大家所说的“去中心化”到底是什么意思。随着世界趋向复杂,我们得出新世纪的第三条生存策略:适应与合作

至此,我们的文章结束了。正如作者所言,对复杂系统的研究还非常初级,但已经研究的部分已给了我们很多的启示。关于复杂的一般性理论还没有出现,甚至不确定有没有这样的理论。可知识的进展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时几代人在黑暗里苦苦摸索,期待着不经意的一点光亮。可以肯定的是,后人会站在前人肩膀上,看得更远一些。